齐鲁大战,三战三败,身为主帅的曹沫,沮丧不已。依照常理,连吃败仗,主将定会被剥夺帅印,发配边关,或被打入死牢。曹沫忧心忡忡,如此一来,不但自己的性命难保,而且也会株连家中妻儿大小。

  “帅将曹沫,大王有令,立刻觐见!”“轰”,曹沫顿感眼前一片漆黑,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他心魂不定、忐忑不安,仓促告别妻儿,直奔王府而去。

  “罪将曹沫拜见大王。”曹沫伏地而跪。

  起始,鲁王欲大怒,大骂曹沫无能误国,决定将其扣押,从重处罚!可是,身边近臣力劝鲁王千万不可草率。哀兵必胜。只要不杀主帅,再次提携,定会重振鲁军士气。鲁王觉得言之有理,于是,他没有发怒,没有责怪曹沫,反而劝解曹沫,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如此责怪自己。

  大王的一席话,令曹沫如释重负。他缓缓站起,心存感激地说道:“多谢大王不杀之恩。日后若有机会,末将必尽毕生之力,效忠大王,为国尽忠!”鲁王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柯地。秋风煞人,阴雨连绵。齐鲁有约,两国大王、国相以及全军统帅在此会盟。依据协定,鲁国将割地赔款,蒙受奇耻大辱。会盟时刻已到。只见鲁王、曹沫等脸色铁青,垂头丧气一一就坐;再看齐王一边,各个趾高气扬,目无一切。他们早已拟定了盟约,只等鲁国签字画押。

  “速速阅览所有条款,不可更改一字!”齐王咄咄逼人,十分霸道,不给鲁国留任何的余地。此时此刻,曹沫既感到愧疚又感到气愤,是自己兵败,葬送了鲁国;齐王太霸道,恨不得冲上去,一剑刺死他,雪洗国耻。

  鲁王捧着盟约,双手微颤,战战兢兢,大好河山葬于敌手实在不忍心。他是鲁国罪人,对不起列祖列宗。无奈,鲁王提笔,正准备签字。突然,曹沫横空而出,一把擒住了齐王,匕首瞬间顶住了齐王脖子。

  全场一片哗然,齐王更是惊恐万分:“有话好说,切勿伤害本王!”大王被擒,齐国国相、将帅瞬间乱作一团,谁也无法料想会发生此等突发事件。

  “大胆狂贼,放开我大王,否则让你碎尸万段!”一齐国将军大吼一声,提剑直奔曹沫而来。

  “休要鲁莽,万万不可冲动!”齐王立刻劝解部将,然后转身与曹沫商议道:“勇士,倘若不伤害本王姓名,一切要求均可满足。”

  “此话当真?”

  齐王点了点头,他表情沮丧,出于无奈,他只能这样。曹沫顺水推舟,立马提出废除盟约,归还鲁地,齐鲁两国友好相处。

  以上要求,齐王一一照办,没有任何回旋余地,随即立字据为证,签字画押。

  曹沫高兴地大笑起来,一把推开了齐王。齐王恼羞成怒,想毁约食言。

  “不可鲁莽,大王一言九鼎,倘若返回,岂不令天下耻笑?”国相管仲随即劝止。如此一来,曹沫不费吹灰之力,三战所失的土地又都被全数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