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草是现今人们最常用到的草,以艾灸为主,不仅治病,更是养生,甚至到了无艾不用的程度,有包治百病的嫌疑。很久的从前,艾就用来治病,伟大的孟子云:“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

            我喜欢的艾是五月端午的艾,除了家家户户吃美味的粽子,就是家家户户都要在门上插上艾草,用以驱邪避毒,因为那时百虫开始蠢蠢欲动横行四野了,能镇住五毒的就是艾草了,因为艾草有一种特殊的气味,你喜欢就觉得是香味,你不喜欢就觉得是臭味。我喜欢,所以,在我眼里,艾草是香草。

            喜欢艾草还因为《诗经》中的艾。《王风 采葛》中,采了三种草,其中有艾草: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不用翻译,就是男女相思之歌。

            一日不见如隔三月、三秋、三岁,那是怎样的思念眷恋和深情啊,借用的就是艾草,那艾草可不是长情的草?我喜欢艾草,喜欢她的味道,更喜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长情。

            《楚辞》中四次提到艾,但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艾在那些忧愤的诗人眼里是恶草!这是需要用感叹号的,因为我还沉浸在“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艾草香里。

            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样“抹黑”艾草的。

            《离骚》

            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节录)

            大意:

            兰草、白芷变节已经不再芳香,荃、蕙已经和茅草一样。

            为什么曾经的芳草啊,如今竟然和白蒿、艾草同流合污。

            难道还有别的缘故吗?这就是不好好的修行带来的危害。

            白蒿、艾草此时无可置疑的被置于“恶草”之列,想来是因为它们生命力旺盛,无处不生无处不长的缘故吧,它们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顽强的草,顽强到屈子不喜欢的程度。

            《九歌·少司命》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大意:

            孔雀翎为车盖翠鸟羽为旌旗,登上九天以扶持彗星。

            手拿长剑啊保护幼童,只有您才有资格为我们的主宰。

            此处提到“艾”,但是为“少艾”我以为应是儿童,不是艾草。幸也,此艾不是彼艾,不是恶草。

            《七谏·怨世》

            蓬艾亲入御于床笫兮,马兰踸踔而日加。

            弃捐药芷与杜衡兮,余奈世之不知芳何?(节录)

            大意:

            那粗陋的蓬艾居然用来铺床,杂草马兰却越长越高。

            抛弃了香草白芷和杜衡啊,我遗憾世人竟然不知道什么为芳草。

            艾草再一次充当不堪的恶草,其实想来真用艾草铺床,一定能治不少病呢,就是闻着艾草的香气,说不定能睡个安稳觉呢。可惜屈子们不欣赏,心心念念要把艾草归于恶草类。

            他们的悲愤是有多么深呢。

            艾草无辜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