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

  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胡马》是以马写人的佳作。

  这一幅塞北匹马图,写胡马的神态活灵活现。有人认为这首词的寓意是:胡马东西弛突,终至边草路迷,比喻世人奔波一生,不知归宿究在何处。作者韦应物(737—786),京兆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少年时充任唐玄宗三卫郎,以后又担任过滁州、江州和苏州等地刺史,是唐代著名诗人,所作词流传不多。下面我们逐句欣赏《胡马》:


  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

  胡马啊,胡马啊,你被远远地放在一支山脉的角落,你是没有家,也没有伴儿啊。一个“远”字道出了胡马生存的被动无奈;一个“胡”字,修饰了马的“国籍”好像是蛮夷外邦。   

  胡马啊,你不能怨天怨地,谁让你不是汗血宝马呢!

  你是“被成为马”的,犹如我们是“被人生”的一样。如此,“马”被“胡”搞,注定了出身即结局。

  赞赏作者写一匹马,而非群马。一匹马能成为动物的代表,群马则为畜。“一人为龙,群人成虫。”正是酱缸文化的缺点所致。


  跑沙,跑雪,独嘶

  跑,就是走;走,就是跑。跑,是马最本能的状态,也是马最优雅的姿势。跑,才有速度,有速度才有力量。有一个民族,骑在马上,于是得了天下。不见得这个民族多么优秀,君子善假于物也。

  跑一段浩瀚的沙漠,跑一段千里冰封的雪地,这都是历练。

  但“又让马儿跑的好,又让马儿不吃草”,这就违背了马性,所以“独嘶”。


  东望西望路迷

  草原在北方,江河多在南方。作者不用“南北”而用“东西”,似乎先见之明地看到了千年后今人有东西方之争一般。其实,对于马来说,地无分南北东西,顺着水草的方向就符合普世价值。倘若马不识好歹,偏要超越自己的能力,辨个东长西短,最后一定是路迷的下场。

  东望望,西望望,连最自负的政治家也会失去方向。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路,没有了方向,迷,自然就跑到前头了。

  迷电视,迷网络,迷游戏,迷女人,迷金钱,迷权位,……今天迷路,明天迷路,青蛙终于被温水煮熟。

  跑了一段沙漠,跑了一段雪路,好久才有了这千载难逢的世纪机遇,遇见了好草。这嫩嫩的草啊,多么适合马儿的胃口,一片片绿草接天连地,我吃,我踢,我滚,我沉浸其中,我忘乎所以……

  最后的寻找,最后的寻见,可惜已经是边草。多么愚钝啊,我们的胡马竟然不知道!

  边草无穷之处,落日的余晖金光灿灿,好像太阳也贪腐其中,张开血盆大口,急匆匆落入草丛深处,似乎验证一下“马不得夜草不肥”的醒世良言。

  奢华太过,却是祸端。君不见边草深处,群狼蓝幽幽的目光,正紧紧盯着不断挪移脚步的胡马。

  我们不禁为它惊呼:胡马啊,赶快回头,你快要像草一样被吃掉。可是,一切似乎都晚了,日暮来到了!

  总而言之,我们希望胡马的结局,带动野马的警醒!

    

1539067805928.jpg


  尾注:

  胡马,泛指产在西北民族地区的马,也指胡人的军队。《古诗十九首》里有“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枝”的句子。意思是鸟兽尚依恋故土,何况是人呢。但唐朝另外一位诗才李贺(790—816)(今河南省宜阳县人),因父之名与皇上同音,迫于封建社会避讳的陋俗,不能参加进士科考试,便断了功名之路。死时仅二十七岁。他描写马的诗句是:“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