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柏人城向东南骑行,经过尧山镇、干言等数个村庄,行程大约三十华里,我们到了隆尧的著名乡镇一一魏庄镇,魏庄不仅以盛产魏庄鸡闻名,还有一座保存完整现在正在使用的1917年建立的基督教堂,庄严肃穆,气势恢宏。从魏庄向东沿一条笔直公路走上大约三四公里,便到了我们行程的第二站一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唐祖陵。唐祖陵位于隆尧县城正南6公里的魏庄镇王尹村北200米处,是李唐始祖四代祖宣皇帝李熙的建初陵和三代祖光皇帝李天赐的启运陵,二陵共茔,合称唐祖陵。整个陵区由铁网围住,装有大量监控设备,防止破坏和盗掘。我们从西侧的破了的铁丝网走进陵区,祖陵所处地势东西北面较高,南面较低,墓葬于北面高地,呈南北向。盛唐石雕均在中间洼地,六匹石马两厢并列,石马左侧站有马夫一人(可惜都没有了脑袋),最南二石华表左右相对,遥望唐陵遗址,昔日气势雄伟、巍巍壮观之气势犹存。

   1538982758695092.jpg   隋末,群雄并起,反隋大旗到处飘扬 ,公元619年,唐国公李渊攻入长安,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盛极一时的唐王朝,李渊做了皇帝以后,就盖家庙,他祖先就在当时的隆平,也就是现在的隆尧,李渊乃柏人侯李昙的第三十代孙,其老坟就在这儿。公元646年,唐太宗李世民敕命使臣长孙无忌着手规划修建祖陵,耗资巨大,历时十八年建成。祖陵建制与李渊墓的规格相同。不知什么原因,祖陵比周围底洼很多,除周边残有的一些石像外,再也没有其他地面遗存了。遥想当年,神道两侧造形生动、神态威仪的石雕狮马,昭示着祖陵非凡的气派和尊荣,文武百官到此无不肃立致礼,每到春秋两季,当地官员都要代表皇帝前来巡谒、祭祀,府县的仪仗队前后长达数里,场面是何等壮观。尤其是陵前唐代的石雕非常有特征:一是肥硕,一是健壮,鬃毛都是立的。

            有关陵前石雕还有一段传奇故事,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摄制组曾在2009年拍摄过有关唐祖陵石雕的纪录片《帝陵遗案》。八十多年前的一个深夜,一辆马车在隆尧县一条寂静的乡村公路上缓缓行驶着,车上用布裹得严严实实,里面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第二天,王尹村的村民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村北大唐祖陵神道两侧的石俑中两座狮子和一个马头不翼而飞,不久案件告破,两座石狮安然返回,马头却不见踪影,有人怀疑是在偷运唐陵石刻时遗失了马头,沿偷运路线寻找,无果而归,成为一桩悬案。2009年有人提供线索,能找到当年的马头。找到当年遗失的马头意义重大,因为现存马头残缺不全,这个马头是能够恢复唐祖陵完整马匹的马头,对唐祖陵来说,是标志性文物。文物专家和摄制组几经周折,在泜河岸边,在沙河县秦王湖山上的秦王洞,在柏人城城墙都曾留下他们寻找马头的印迹。当你绝望时,收获往往不期而至。根据线索,马头藏在一农家房后的田里。文物专家不断地挖着泥土,忽然听到一声异响,他们小心地清理着泥土,一个石质的东西逐渐显露出来,真的就是马头。但又一个疑问出现了,怎么证明这就是唐陵的马头呢?文物专家肯定这就是唐陵的马头,因为初唐到盛唐,石雕造型逼真、传神,结构合理,和真马一样,这个马头非常符合这些特征。怎样解开大家的疑惑呢?专家们想到了一个笨办法,将马头运到祖陵,一看,石质一样,茬口一样,几十个人奋力抬起马头,和马身对接,一对,对上了,至此,一桩悬案终于水落石出。

      另外,有关唐陵是否被盗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历代皇家陵墓逃不过盗墓者的魔掌,大唐祖陵也不例外,但这里流传着盗墓贼葬身古陵的故事。

      唐末宋初,北方军阀混战,唐祖陵无人看管,盗墓贼趁着夜里悄悄溜进唐祖陵进行盗掘,当他们挖到地宫口,准备打开地宫门时,从地宫内嗖嗖嗖放出三支冷箭,两人当场毙命,其他盗墓贼四散逃命。据说以后再也没有人打唐陵的主意了,这个传说在以后考古时被证实。 上世纪五十年代,河北文化考古队在考古发掘时,在地宫口发现两具白骨,证实了当时的传说。

      唐祖陵经历了1300余年的沧桑巨变,如今整个陵压形成了一比低于周围地面的洼地,被农田荒草覆盖,只有六匹石马还显出当年祖陵的皇家气派。诗曰:尊尊石马少心情,麦浪层层掩地宫。几处碑残消岁月,往来凭吊是清风。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恢复唐陵的当初的风姿,隆尧县政府已有投资2.5亿元的远景规划,可惜久久没有动工,真诚地希望隆尧县委县政府早日行动,让隆尧的这一名闻全国的名胜恢复往日之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