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缕清晨的暖阳照在旅游大巴上,向着太行山深处,我们出发了——到花溪谷采风。


  车子驶过了花木,背着朝阳继续西行,在车上远远地望见一处奇怪山峰,两只手一样,十根手指却不怎么分明,暗下里想应该就是五指山了。随即又听到众人议论着“和尚峰”什么的,就更确定了。


  之前从没到过比秦王湖再往西的山区,这里却才是太行山的地盘。群山乱得有诗意,重峦叠嶂,眼前望见的只一方蓝天,一座青山。峰回路转,不知何处就冒出几家小院,同偶尔一个山谷里泻出条悠悠的溪流,隐在蔚然深秀的山林里。不知不觉,花溪谷就到了。


  这次采风,周围都是文学前辈,没办法,被热爱写作的父母拉着,我抱着反正没什么事做的态度,就来了。


  看着景区门口的石壁上一个引人注目的艳红篆体字“缘”,我笑了,这次活动的主题“秋天遇见你”不也是讲求缘分的吗?


  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是鳞次栉比的磨盘。台阶边,山坡旁,甚至水池上,到处都是它的身影。不能称这种设计好,也不能说差,就像缘分一样,只管让人们相遇,却不管以后的事。


  花溪谷有小瀑布,落差十几米,镶嵌在上山路上的陡阶边,亮白的水流肆意击打着岩石,将那一带的空气都拉低了几度。花溪谷也有小溪,潺潺悠悠,拐几道弯,下几个坡,过几个池,到终点后,一泻而下,华丽而典雅幽静,清澈而不凡。花溪谷却没有花,至少,没有我想象中的,大片的,满山的花,只是偶尔几处突然冒出的野菊,淑女一般,静静地看着来往的人,流去的水,给人莫名的惊喜。1538724544138493.jpg


  稀疏的光线透过繁密的林荫,铺织在曲回质朴的山路上,几条浅浅的小径穿过稍微空旷的林地,斜斜地延伸上去。游客渐渐多了起来,匆忙前行的,席地而坐的,依树歇息的,驻足回望的,高声呼喊的……

      (图中后排右三为本文作者)

  被人群推着,到了山顶。极目四望,连绵错杂的青山尽收眼底,与湛蓝的天空,流动的浮云交织成一幅优美的画卷。而东面的五指山,经过视角的转变,变成了“和尚峰”:一位虔诚的僧人向一个茶壶抱拳行礼。


  和以往的旅游不同。下午,在杨献平老师故居,大家开始了自我介绍,交流文学心得。有些人发言就像谷中的小瀑布一样,开门见山,触动人心;有的人发言,像谷中的溪流,委婉含蓄而内涵丰富;还有些人,讲话如同山间的野菊,简单而给人意外。


  几缕夕阳斜织在我身上,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