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荷,一向偏爱,不止爱它的亭亭玉立,更爱它的超凡脱俗。一直遵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古训,不曾近距离的置身其中。但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淡定的远远观望了,因为我一不小心,就误入了藕花深处。

        在圆明园,大抵来时的心情都是凝重的,哔啵作响的记忆不能绕过每一个国人的心头,毕竟满眼的残垣断壁如锋利的芒刺,毫不留情地刺穿几千年古文明下的优越,好在揪心的疼痛感立即被无边的青翠抚慰,园林工作者有意无意的布局,歪打正着的缓轻了每一双沉重的脚步和压抑的心情。

        是的,圆明园的荷花开得正娉婷。

        每年的六七月,是圆明园最美的时候。从景区大门进入圆明园内部,沿途摆放的青花瓷大缸里,是各种各样的荷,集了园里荷花之大成。有旱栽的,水养的,花叶旁逸斜出,在微风里摇曳,仪态万千。荷与青花,都具有浓郁的中国古典韵味,将动态的美和静态的美完美结合在一起,铺撒下筝锺作响的韵致,香远益清,已然先声夺人了。

        朱自清老先生说,夏天的好在于水上。而这水上的妙处,便在于那满湖绰约多姿的荷花了,那么圆明园一定是因水而活的,荷花则是圆明园的灵魂,近千亩的荷花将曾经萧瑟颓败的圆明园点缀的满满当当,可谓“接天莲叶无穷碧”。那些被抹去的记忆终将逝去,在历史的长河里沉寂。但历史还将继续,注入新的内容,成就了今天意趣盎然的圆明园。圆明园是个皇家园林,自然有大气势,大气魄,却也没有过多的匠心独运,因地制宜,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一片水域连接着一片水域,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九曲回环。一眼望去,层层叠叠的荷无比的壮阔,一阵风吹过,犹如钱塘江的潮水,白花花地翻卷着推向岸边。

        圆明园的荷花品种多样。王莲是一种不大多见的莲花,属于外来引进的物种,巨大的莲叶浮在水面上,边缘向上卷起,宛如一个碧玉做成的托盘,随意飘浮在水中,花瓣则重叠硕大,幽香怡人; 睡莲则委婉得多,小巧的叶片仿佛被剪了一个口子,静静簇拥成一堆,不时伸出几支花来,精致温婉,半开半合,十足像个慵懒的睡美人。荷花是水中之物,具备了水的灵气,所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容不得半点俗世的渲染,所以,赏荷一个人更惬意,随心所欲的,安静的。早晨就开始的毛毛细雨一直不见停,现在却越下越大了。顺着小路,迎着荷风,一路走来,虽然湿了衣衫,略有几分狼狈,但闻得荷香扑鼻,立即就格外神清气爽起来。晶莹剔透的水珠儿在荷叶上摇摇欲坠,盛得多了,就“哗”的一声倾倒,荷叶兀自摇曳几下,继续接受雨水的洗礼。由于是下雨天,只偶尔见得和我一样的几个独行客,各自寻一方幽深的去处,在雨中慢慢地走,驻足静静地听,独享这难得的秘境。几个缓缓移动的人影在万绿之中如行走着的莲,融入无边的荷香之中了。偌大的园子,只见水天空濛,清丽逶迤,间或几座小桥,还原出园林的模样。园子里的小路四通八达,曲径幽回,等走过去,则又是一方洞天了。

        寻个地儿坐下来,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万籁俱寂,却又听得雨打莲叶,“嗒嗒嗒” “沙沙沙”……不绝于耳。像轻吟?像诉说?飘飘忽忽由近及远,再由远及近,空灵幽远。听荷,要耐得住寂寞,舍得去繁华,如此,方能静心。你若诉说,我必倾听,才不至于辜负初相遇眼里一闪的那抹惊喜。听荷,听细雨沙沙的声音,听花开的声音,何尝不是在听自己的心声,从浮躁到淡定,这荷与雨,洗涤了每一个靠近的心灵。“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我似乎听明白了这个朴素的哲理。

        圆明园赏荷,还有一种方式,坐船。水域开阔处就有码头,我坐进了一条带桨的乌蓬船。摇橹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热情招呼好乘客便很熟练地掉转船头,吱呀几声,小船儿便轻快前行了,分花拂叶,在狭窄的荷花荡里穿行,荡起的水花惊飞了荷叶里的白鹤野鸭等水鸟,颤颤地飞起又落下。这下能近距离观看荷花了,只见红绡翠盖,层层叠叠,风荷并举,白的通透,粉的婀娜,荷香夹带着雨花儿,凉丝丝的,直透肺腑。朵朵荷花如深闺的女孩儿逢着生人,脸颊“倏”地飞上一层薄薄的红云,娇美万分,有道是“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汝。”船在湖心走,人在画中行,犹如仙境一般,让人沉醉不知归路了。

        其实,我明白,当走进荷花深处的一刹那,圆润润的叶溢着清香,亭亭的花绽着无暇,什么溢美之词都显得苍白了,只在内心感受于自然界的美好,这是大自然的恩赐。就如这接天的莲叶、默默摇橹的小伙,以及那些向善的心灵,都是这美轮美奂的大自然一部分。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历经风雨,如今以更多的安宁祥和展示在游人面前,我愿圆明园从来都是如此美好,源源带给人的,是至纯、至真、至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