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337gj2dwdwwd297j9jj.jpg       2014金秋,有幸台湾一游。八天旅程,来去匆匆,但不乏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念宝岛山河,抒山水情怀,择要记其两章。

    

       1、日月潭和阿里山

  

       早在70年代,歌曲“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阿里山林涛在耳边震响……”就深深烙在记忆里。几十年过去,两岸开始通航,“日月潭”“阿里山”的名字更加响亮。  

       10月23日上午11时,我们乘坐的大巴穿过台中盆地向日月潭驶去。进入南投县境,转过一个山湾,眼前豁然开朗。透过路旁高大的树干枝叶,一片波光滢滢的绿水映入眼帘,开阔的水面烟波浩渺,一直延伸到对面白云缭绕的青山脚下……  

      “啊,日月潭!”谁一声惊叫。  

       导游说:“是的,这就是日月潭!”  

       车内一下活跃起来,游客们纷纷从坐位上站起来向窗外探望,一个个兴奋激动不已。    

       为了近距离观赏日月潭少女般的靓丽倩影,尽享宝岛深秋的山光水色,登上潭边指定的游轮后,我们从舒适的仓内坐位移到船尾甲板上。  

       在青峰翠岭环抱中,澄碧恬静的潭水在阳光下耀着蓝宝色光芒,就像纯洁的婴儿酣睡在母亲怀抱里。游轮一路划过水面惊起白色浪花,雾样的水珠打在脸上,凉凉的帶着高山秋水的寒意,我们不惊不避,想静静感受潭水的冰清玉洁,再是怕打扰甜蜜熟睡的潭婴,一种远离尘俗的思绪与水天融为一体......  

       游轮驶进潭水中央,亲临把潭水分为日潭和月潭的小岛,见有一个个圆形和椭圆形长满花草的小丘,色彩斑斓,点缀在水波旖旎的湖面,不知天然形成还是人工造就。小丘上不停摇曳的花枝叶瓣像一个个小姑娘站在秋光里不停向我们招手致意,送来秋天的问候。

  在悦目怡神中,游轮穿过湖面,在一处叫玄光寺的码头上了岸。岸上已经游人如织,几乎找不到一个适当的立足之地。左顾右盼,我们只有跟着人群摩肩接踵沿着一条山径拾级而上,十来分钟就登上一个玄光寺的寺庙。庙旁大树林立,小草葳蕤,花香四溢,一切都那么悠静、闲适,到处是观赏休憩的人群。

  寺内靜谧无声,游人都以虔诚的目光仰视大殿正中的神像,细看神坐文字,才知是玄奘大师的全身塑像,大殿墙上悬挂着他西域取经的全景图,橱窗内整齐存放着他的部分经书。图、书、像三位一体,尽现大师的传奇一生,宝岛人民珍爱民族历史文化遗产的精神令我们钦佩。

  玄光寺正处日潭与月潭的陆地交界处,登高远望,两个姊妹潭诗画般尽收眼底,碧波游轮,远山绿水,着装时髦的人群,无声飞度的小鸟,像一幅幅动静结合的画卷,融汇着现代与原始。那些高擎像机手机的游人站在居高临下的围栏边,恨不能把两波潭水和四面青山一股脑儿揽入镜中,好回大陆展示给亲朋好友慢慢品味。133200cbigygb4ttwyattw.jpg

  因时间关系,我们未能沿着寺后青山步道继续前行,只好与高处圣洁的玄奘寺道一声失约了!

  从湖边上岸后,全团一行来到一处茶舍观看邵族青年的民族歌舞表演。部落王妃讲,1999年台湾大地震前,他们部落总人口786人,地震后仅剩下273人,三分之二的人被夺走生命,但是她说,为了民族的延续和未来,即使剩下一个人,也要坚强活下去。

  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几个邵族男女青年手牵手跳起他们的民族舞。那欢快的舞步,旋转的舞姿和活力四射的笑脸,立刻燃起一股蓬勃向上的力量,让人感受到一种不倔不饶的精神!

      我想,一个拥有强大精神力量支撑的民族,还有什么困难不可以战胜呢?

      当晚,入住嘉义。

  从嘉义到阿里山,约3个小时车程。24日6时半,我们早早出发了,一路行驶在嘉南平原上,秋高气爽,兴味愈浓。已经丈余高的太阳在清晨淡淡的云烟里,明亮而不剌眼。路旁的庄禾,园林,水池,远处的村落,庙宇,树影,风一样从窗前齐刷刷掠过。

  导游向我们讲起阿里山的五奇:日出、云海、晚霞、铁路和森林。讲到山中丰富的林相和千年桧木群时,他说千年桧树有“神树”之称,它们木质细腻坚韧,能打造十分精细的工艺,还能释出一种叫芬多精的物质,既清新空气又除虫除湿除臭。可惜,天然的红桧、扁柏这些珍贵树种,差不多被日本人砍伐殆尽了。

       他说:“但这些树也有灵性,砍树人要它东边倒,它却西边偏,于是砸死不少日本人。”

       这是上天对破坏生态,窃取资源的掠夺者的一种严惩吧!

  车进山里,过了一座桥,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导游一声“上山喽!”把我们唤醒。大巴已登上宽阔的上山柏油路,放眼望去,群山在阳光下满眼碧翠,云蒸霞蔚;偶见片状裸石,那是台湾99地震的见证。

  爬上半山,车在雾霭林海间穿行,雾气越来越重,再往上攀登,群山已经完全掩没在雾海里,人身子发凉,有些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大约海跋1300米(路边有标示牌)时,窗外豁然阳光明媚,只见云层翻滚,目不遐接……

  啊,云海出现了!

  奇峰群峦间,云团、云朵、云絮在日光下如仙如鸾,如车如马,恣意变換,让人不由想起李白“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的诗句,人也为之飘然。没想到飞机上没见到的景观,在阿里山上精彩上演了,游客们个个欢欣鼓舞,就想停下车来好好观赏。

  司机答应了请求,停了几分钟车。尽管未能下车选择视角,我们己经很满足了,美妙神奇的云海深深复制到我们的脑海,成为如梦如幻的永恒记忆。144610ju70p0k02u5xa047.jpg

       到了阿里山顶,我们的笫一感觉是空气格外清新,再是山更青,天更蓝,淡淡的云层更加高远。

  穿过景区大门,一条曲折的木栈长廊突现眼前,沿着它,我们一直走到千年神桧观景区。

       据说,建造这条木长廊的目的,一是让游人观赏时无跌绊之忧,二是保护沿途树根土壤不受践踏破坏,为使长廊结实耐久,采用的木材都是山中坚韧不腐的树木。

  走在长廊上,见有一株株造形优美的梅和不知名的树从廊道内外穿出,我们奇怪地发现一些树干竟然只有一半,导游说那是生了病,做了“开肠剖腹”手术:“你看,它们现在还杵着拐杖呢!”

       哦,原来是力的支撑!但我们左看右看,更像美的造型,也许,两种意义都有吧!为防止人为伤害,有的树干还用帘席包裹,像古时戍边战士身上的戎衣铠甲,显得精神又神奇。

  一路走来,景区主人对生态环境的精心保护让我们十分敬佩和感慨。

  神桧观景区到了,一片高大的桧树林豁然展现,走在它们中间,我们实在感到人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为了纪念横遭日本人砍伐的神树,寄托哀思和敬仰之情,台湾当局在林中建了一个“神灵塔”,仰视苍劲雄浑的“神灵塔”三字,我们若有所思地在塔前肃立了几分钟。然后,跟随导游向那棵幸存至今年龄最大的神树走去,标示牌上这样写着:红桧,胸围12.3m,树高45m,树龄约2300年。

       仰望它高大挺拔的树干直插云霄,粗糙的肌肤上全是岁月留下的累累伤痕,我们激动又沉重,有人用手摸它,有人用脸触它,更多的人围着它转圈,仰视,用心吻它……

  另一奇观是一棵三代木。

       古老的大树长出一茬又一茬新枝,整整延续了三代,可谓树中的“三世同堂”。据说,它的第一代是被雷电劈断的,第二代是日本人砍掉的,但它並未就此衰亡,它又倔强地繁衍了第三代,而且枝繁叶茂,蓬勃芲翠。

       如果说第三代木显得苍劲刚直正值盛年,全身斑驳写满沧桑的笫二代木则已进入花甲乃至耄耋之年,而躬身屈背全身爬满苔蔓的笫一代木就是百岁以上的期颐老人了。年纪再大的游人站在它们面前,都显得年轻幼稚而不得不报以敬畏谦卑。7146881_1432263541411_mthumb (1).jpg    

      举目凝视间,时光仿佛已经凝固,凝固在当下,凝固在远古……  

      要离开阿里山了,心里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想了半天才想起《高山青》这首著名的高山族民歌,“高山青,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啊,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怎么没有见到阿里山的姑娘和少年呢,他们到哪里去啦?

      导游给了我们答案,台湾遭受1988年风灾和1999年大地震后,当地政府动员阿里山的邹族人搬到山下,在山下为他们盖起新居。  

      下山后,我们在一道翠屏似的矮山下见到一排排建筑群,都是两层独栋洋房,外墙底层巧克力色,二层白色,中间一圈是菱形图腾符号。

       新居整齐宁静地掩映在一片花树丛中,显得朴素高雅又现代大方,导游说这就是阿里山邹族人的新居,一个叫“向阳”社区,一个叫“逐路”社区。  

       注目玲珑別致的社区楼房,回望高高的阿里山,微风掠过里,我们仿佛又听到优美的歌声在耳边回响,我们为邹族人民高兴,为阿里山的姑娘少年高兴。导游说,这一切,还得感谢大陆同胞血浓于水的大爱和无私援助呢!  

  

  2、长长的海岸线


  10月24日黄昏,旅行团一行抵达宝岛南端的高雄港。

  大巴刚在外港停下,就听有人惊呼:落日,落日!我们跳下车,一个劲跟着人群向海边奔跑,只见辉煌的西天里,落日像一位身被霓裳的神女向海边逼近,眼看就要融入波光旖旎的海面,我们顾不得近海观望,立即取出相机边跑边拍。

  跑到海边观景台,人群已经挤满围拦,一个个目光凝视,说时迟那时快,半轮羞涩的红颜瞬间就没入水天相接的云海,几秒钟便完全不见了。

       刚才还光辉灿烂的海天一下灰暗下来,呆呆伫立的人群不免失落,又不愿离去,似乎还在等待,等待美若天仙的神女再一次谋面归来......

  是的,大海落日的场景太让人震撼了,她的壮丽辉煌、义无反顾让人无限遐想而久久沉醉在那辉煌转身的一瞬!

  离开海港,驱车来到高雄市中心的爱河边,夜幕下游人不多,甚至有些冷清。这时,导游讲起爱河名字的由来,想不到一个十分溫馨的名字,却与情侣殉情有关,温暖的称谓,一下赋于凄美、悲壮的色彩。

       慢步绿树环绕的河岸,秋风轻拂,夜色幽寂,我们的心境也被夜色和故事涂上一层凄凉,霓虹灯光染红的一河秋水,该不是恋人洒下的花瓣和忧伤眼泪。不过这一切,很快就消失在繁华喧嚣的闹市里。

  次日从高雄出发,我们来到宝岛最南端一个叫猫鼻头的景区,观景台在海边一个突出的悬崖上。由于观景的人太多,我们好不容易才登上去。

  伫立台上,只见蔚蓝色大海无边无际。在目光能及的尽头,仿佛也有一条海岸线,线上依稀缀着一两个黑点,有说是鱼船,有说是军舰,我说是人:“看,他们还虎视眈眈望着我们呢!”

       周围哈哈大笑起来,说你比千里眼还千里眼,一个戴着太阳镜的人则附和道:“不是吗?一个是奥巴马,一个是安倍晋三!”

       又是一串爽朗的笑声,其实,哪里是什么海岸线,那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大海的边缘。

       俯瞰崖下裙摆式的海岸线,全是各种形状的珊瑚礁和不息拍打岸边的浪花,灰黑色岸礁或俯或卧,或蹲或站,有的如人如兽,有的似鸟似物,形貌奇特,十分有趣。

  右手边,确有一块耸立的岸礁,如一只俯卧的猫。它一动不动,静卧凝思,仿佛一刻也没有过停止……灵感中,我们越看越觉得奇妙,风雨沧桑里,不知它守望了多少年?

       真想告诉它,猫鼻头呀,那是太平洋和巴士海峡,你的家在西边,在浅浅海峡的对岸!但不知它是否听得见。

  走下观景台,烈日高照,我们在一棵树下小憩,耳旁蝉鸣声声,酷似川西大陆炎热的夏天。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我爱我的台湾啊,台湾是我家乡……”这首当年家喻户晓的歌曲,但现在再唱,似乎已经不合时宜,两岸统一是人心所向!

    离开最南端,大巴沿东部海岸线一路向北驶去。

  过了屏东平原,陡硝的中央山脉逼近大海,车在曲曲弯弯的海岸行驶,蔚蓝色海水时远时近,若即若离,有时车与海水只有十来米距离,仿佛垂手可及。美丽的沙滩,形状各异的礁石和阵阵扑来的浪花,让人若有所思,百看不厌。公路旁,时有一片片疏密相间的小树林把阳光分割成无数碎片洒下来,把绿草如茵的海岸渲染得熠熠生辉。

  还没到达台东,夕阳已在左边山峦缓缓落下,无垠的海天渐渐灰暗下来,海水愈来愈蓝,海风阵阵帶来大海的清凉和问候,仿佛告诉人们该休息了。八天旅程去了一大半,但大家似乎没有一点倦意,几天来的旅途帶来太多见闻和感悟,眼看旅程快结束了,还真有些不舍呢!

       在大巴徐徐的摇晃中,突闻有人唱起80年代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啊,时光过去这么多年,还从没像现在这样强烈感受到这首歌的亲切与激动人心!

       也许这样的夜晚,歌声与大海的协调;也许这样的夜晚,远离大陸母亲,一颗企盼兩岸和平统一的心……

        8时左右,在台东一个三面环山的温泉所在地住下,我们没有格外破费去天然温泉泡浴,但依然在旅馆内享受到温泉的乐趣。

  次(26)日下午,我们来到花莲有名的风景盛地太鲁阁,这是横贯台湾东西的出口和大理石故乡。

  在太鲁阁下车后,我们游览了一条叫砂卡当溪的小溪,两岸峭岩壁立,峡谷幽深,一条两米多宽的步道就嵌在侧壁上,远远望去像悬挂在岩壁上的一条绳索。我们沿步道逆流而上,观断岩碧溪,赏深潭洞穴,冥冥中仿佛穿越时光隧道。

       深秋时节,谷底溪水消瘦,清澈碧绿,与全是光洁圆润的白色大理石河床形成鲜明对比,让人真正领教什么才是一尘不染,什么才是冰清玉洁。一路逆流向上,河床上方一丈多高的断岩被溪水常年冲刷露出白色大理石,酷似相嵌在河床上的一条白色边缘,一匝眼望去边床合一,宛若绿色掩映的谷底淌着一条白色河流。

  整个峡谷,除了绿色就是白色,置身其间,让人真真切切领悟到一次从肌肤到灵魂的冼礼,一次心灵的过濾与沉淀!

  傍晚时分,大巴经过花莲市区,导游说前面就是国民党退休老兵驻地,为抚慰大陸故乡的思念,每天都会有老兵坐在公路旁等待大陸游客的车辆路过,一见车辆,他们频频挥手,大家也莫忘招手致意啊!

       据说,我们现在行驶的“苏花公路”,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蒋经国动员从大陆撤往台湾的10万名即将退役的军人修建的,历时三年,大约有300多人献出宝贵的生命。而在世的很多退伍军人中,因为收入不多,一辈子未娶妻成家而孑然一身。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两岸通航,许多台湾老兵实现梦想,找到自己的父母、妻儿和家人,但是,仍有一些因为父母离世和家庭变迁无家可归,只有呆在老兵驻地里终了一生了。

  一首小诗这样写道:

  少年抓丁守台湾,

  卸甲修路到花莲,

  耄耋之年唯一愿,

  叶落陪伴爹娘边。

  凄怆缠绵的思乡之情,可以想见。

  我们的大巴驶过老兵驻地门前时,司机减慢了车速,在宽阔的公路旁边,果然有身着草黄着装的三五老人散坐在长椅上向我们挥手,我们想把手伸到窗外,但车窗是死的,只好在隔窗相望的遗憾中,与一双双企盼的眼神渐行渐远……

  是的,这些已经耄耋之年的退休老兵,只有在远离故乡的海岛边梦了余生了,不过,比起那些早离人世的同伴来,他们又是幸运的,他们至少亲眼目睹来自大陸的亲人,看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线曙光!

       回眸长长的海岸线,我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10869046_10869046_1331521576687.jpg

       26日晚,入住花莲市郊的禾枫居,这是一家农家乐式的旅馆,自然少了城市宾馆酒店的华丽与气派,但多了一份乡村的闲适与宁静,我们踏踏实实睡了一晚好觉。

  笫二天早晨趁起程晚的机会,我们从居所出来,真正首次走进台湾的乡间,见路边标示牌上写着“久富村”。这是海边一块三面环山的腹地,除了干道公路外其它小路都不宽,纵横交错里时有车辆驶过。整洁的路旁,随处可见鲜花盛开的花草和别墅式的民居,晨曦里的空气也溢着淡淡的芬芳,使人心情舒畅。腹地里大片的植物园林和庄禾好像都进入生命的盛年,一片丰茂浓郁。我们很想与当地居民有一次面对面的懈逅接触,但终未遂愿。

  上午11时,我们登上花莲到宜兰的火车。飞驰的列车在巍峨的中央山脉间穿行,海岸与隧道交替闪现。当最后一个也是最长一个隧道(大概称为雪山隧道)穿出时,列车己与海岸渐行渐远……

       我们的思绪,却还停留在长长的海岸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