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8120438515778.jpeg

  走进贵阳西南的安顺天龙屯堡,仿佛穿过时空的巷子,600年前的战事已经随着岁月远去,但明朝的遗风一直传承至今。由于元代开始这里就叫“饭笼驿”,这个名字就一直延续下来。一直到前些年,当地有名的几位乡儒,认为“饭笼驿”名字不雅气,就依据寨子本身是驿站,寨子后面有天台山和龙眼山,于是改名为“天龙屯堡”。

  细雨如丝,轻抚过石板铺就的小路,呈现出温润如砚的质感。清晨时分走进天龙屯堡,一切都还未从睡梦中醒来,一切都保持着最初的样子。巍然森严的石制屯墙、屯门和高耸的碉楼,将这个贵阳西南的偏僻小镇涂抹上一层浓郁的军事色彩,整个屯堡看上去就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小小城池。经过寨门,一条主干道通向屯堡深处,两边延伸出弯弯曲曲的小巷,把家家户户串联起来。一条清澈的小溪贯穿古镇,其风韵又俨然是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

  这里在元代,是历史上有名的顺元古驿道上重要驿站——饭笼驿。到了明朝初年,云南梁王反叛,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和沐英,带领30万大军讨伐梁王,经过3个月的战争,平定了梁王反叛事件。平叛以后,西征军队在贵州就地军屯,还将他们的父母妻儿送到戍地,让他们在这里安家立户,七分屯种,三分操备,世代承袭,现今的天龙屯堡人就是这些明代军户的后裔。600年过去了,这些来自江浙的汉族人竟然没有被当地其他民族同化,他们的语言、服饰、民居建筑甚至娱乐方式,都依然沿袭着明代的汉族传统,保留着军营的痕迹。以至于今天的安顺、平坝县以及邻近地区,有许多村寨沿用着当年屯堡的名称,村民们依旧遵循江南古老的风俗礼仪,年复一年地头戴面具上演着地戏,不厌其烦地讲述着祖先奉命西征的往事,还会拿出厚厚的家谱族谱证明自己的血脉传承。随着历史的变迁,这些南下的汉族人在亦兵亦民的过程中繁衍生息,执着地恪守世代传承的生活习俗,形成了现在被称之为“屯堡文化”的这一独特的汉族文化现象。

  到了屯堡,见到本地女性不能乱称呼,要称“娘娘”发平声,对小姑娘称“小娘娘”,对结过婚的年轻妇女称“大娘娘”,老年妇女则称为“老娘娘”。屯堡的妇女几乎都穿着一双非常别致的绣花翘翘鞋,也几乎都会做这种翘翘鞋。布制的千层鞋底,鞋面上有尖头向上翘起呈倒钩状,鞋帮大多以蓝色、青色、绿色为底色,上面是手工绣制的各种色彩斑斓的纹样。有的还有两层白布连接鞋帮的沿口,一直到脚踝或者小腿肚,从脚踝以上则打着绑腿。说起这种鞋子,在屯堡人中还流传一个有趣的传说。明洪武年间,国事已定,天下太平。在某年的元宵佳节,皇城大放花灯,热闹非凡。朱元璋的原配夫人马皇后被民间的欢乐气氛所吸引,带着几个宫女、太监悄悄出宫去观赏花灯。一路上灯火辉煌,气象万千,把个皇后娘娘看得心花怒放,不经意间忘乎所以露出一双大脚被人看见,惊呼起来,惹得游人围堵观看。马皇后尴尬之余,扫兴地回到皇宫向朱元璋大发脾气。朱元璋笑而不语,事后叫人做了一双仿“尖尖脚”的粽子样大脚鞋给马皇后。马皇后穿上后,长裙笼住大脚,却露出一双翘翘的尖角。自此,皇后娘娘穿的“头绣花鞋”便流传开来,也被屯堡人仿效着一代一代延续至今,这个传说虽有一点牵强附会,但联想到屯堡妇女那不忘祖规保留着的服饰头饰,可看到屯堡人对故土的眷恋之情是何等深沉。尖头绣花鞋的制作对屯堡女人来说是一件大事。从还是十来岁的姑娘起就要在母亲的指导下开始学绣花,绣到出嫁时可绣出数十双鞋花。所用图样多是身边常见的农作物花卉和传统的花样,如荷花、瓜花、牡丹、石榴、红梅、蝴蝶、鱼、喜鹊、凤凰等。图案多为象征吉祥幸福的“双凤争鸣”、“喜鹊登枝”、“双梅吐艳”、“富贵牡丹”等。这些图案,不仅反映了她们的审美情趣,而且传递了她们的理念追求。如:象征“多子”的石榴、蝴蝶、鱼,象征吉祥的喜鹊、凤凰,象征富贵的牡丹等。按照这些图案绣制的鞋花,要用十几种彩色丝线,讲究色彩的搭配、图样的和谐,给人以美感。在农活不太忙的六月,屯堡姑娘们三五成群邀约一起在走马转角楼上“坐六月”绣花。尽管天气炎热,但她们飞针走线寄托了自己美好的心愿,就如山歌所唱“六月虽是大太阳,绣楼却是好春光。绣个喜鹊飞出去,何时才见我的郎。”另外,关于屯堡的翘翘鞋还有一个说法。据说当年,屯堡的女人们为了行军和劳作的需要一律不裹足,男人们在外打仗,女人们留守家园,为防止外人欺侮,女人们的鞋头被做成翘起的样子,中间藏有小刀,有的还在小刀上抹些毒药,当收到侵害或危急时刻这玲珑的翘翘鞋就变成了防身利器。如今的翘翘鞋已不再内藏刀片和毒药了,但翘翘的式样被保存了下来。屯堡的女人们爱穿翘翘鞋,不论去哪儿,就连在田间地头劳作也会穿着这样的鞋。走在古镇上经常会看到一些老娘娘悠闲地坐在树荫下,三三两两一边做翘翘鞋,一边说说笑笑聊天。天龙屯堡内可以买到不同尺码花色的翘翘鞋,样式别致绣工精美,不少游人驻足地摊前,抚弄着爱不释手,有的就买下一双带回去做个纪念。

  除了脚上一双尖头的绣花翘翘鞋,屯堡人独具特色的明代服饰文化,也主要体现在妇女们的身上。她们的装束依然保持着祖制,宝蓝色的长衣大袖,外围深蓝色的围腰,腰间系上一条黑色丝带。精致的花边透着江南刺绣的神韵。长发挽起用圆网罩于脑后,并且佩戴着玉簪等首饰。这是明朝皇帝朱元璋老家汉族妇女的正统装束,也叫“凤阳汉装”。屯堡当地有流传的俗语形容她们的装束是:头上有一个罩罩(头帕),耳边有两个吊吊(耳坠),腰上有两个缲缲(腰带),脚上有两个翘翘(翘翘鞋)。

  另外,从天龙屯堡妇女的装束就可以分辨出该女子婚否,以及家庭结构等信息。这里的未婚少女都梳一条长辫子,而已婚的女子除了要把头发挽起来,往往还需要剃额修眉。屯堡的老娘娘们头顶都是没有头发的,因为按照习俗,女人结婚后就要将头顶的头发全部拔掉,以此表示对在外征战的丈夫的忠诚。那些头上罩白色头帕的大娘娘说明她的家里还有婆婆,现在还是儿媳妇的身份。如果头上罩的是黑色的头帕,则说明她已经身为婆婆,是家中年长的妇女了。

  屯堡人至今依然还保持着一种“汉族道统”的优越感,不仅不改服饰,而且不与本地人通婚,这又使得屯堡文化得以代代相传至今。屯堡文化不同于其他汉族文化,也不同于贵州本土少数民族文化,它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明代文化遗存。走进屯堡,让你了解600年前明朝人的古朴与自然,认识一个现代人你不知道的远古屯堡。

  在弯曲的胡同里穿行,当地人把胡同称之为“坎”,常会遇到身着蓝色长衫、脚穿翘翘鞋,仪容端庄的妇女走过,她们身后摇曳的长长的黑色丝带,将人的神思带入了明朝的古老传说。

  在天龙屯堡,必看的还有这里特有的地戏,地戏俗称跳神,由军傩演变而来,盛行于屯堡村寨,是集祭祀、娱乐于一体的古老戏种。地戏一般边唱边说,除了一鼓一锣别无其他伴奏。演员全部是男性,一人领唱众人伴唱。曲调简单,通俗易懂。演员无须化妆,演出时脸用黑布蒙起来,头上戴一种用原木做成的面具。地戏靠着角色的走位交待剧情,被称为戏剧史上的“活化石”。据说曾经在法国、西班牙、日本等国演出并引起轰动。

  屯堡,给人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悠闲、沉淀、沧桑、淡然,静静地向人们讲述着数百年前的烟雨风尘。沿着横穿天龙屯堡的小河缓缓前行,重拾的是已经被时光淹没的古老江南的风韵和小桥流水人家,空气中弥散着悠悠岁月的醇厚气息。


       (题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