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五点过钟,我常晨跑锻炼。

  春夏秋冬,多年的晨跑,一路上,让我感受最深的,除了雨后清新香甜的空气,就是那路灯下的四季常青的行道树了。雨后的它们,一身青翠,像一排排庄严肃立的战士,默默地守卫着城市的安宁;像一个又一个充满自信而不张扬的思想者,在喧嚣尘世里各成体系、纵贯古今;又像这钢筋混凝土的城市的肺叶或血脉,不声不响地给这城市以不断的活力。然而,多日晴朗的清晨,它们那灰蒙蒙的一身,却又像无数的城市环卫工人,为了城市的清洁,为了更多的人享受城市的美好,它们却一生灰尘地默默劳作。

  白天,热闹喧嚣之中,这些行道树,不仅装点着城市,引来鸟语欢歌,而且尽职尽责地净化空气,让尘埃在落定之中得到反思,让无数双过往眼睛享有绿色的生机,让生命在岁月的穿梭中演绎希望的未来。

  夜晚和清晨,长年累月地服务城市的四季常青的行道树,它们多么想让白日里疲惫的一身得到静休与调整,然而,在小城,躁动的夜色,不眠的噪音,不安的欲望,随意的风雨,让它们本该属于自己休整的时空时时受到侵扰。要不,这些树的叶脉,为什么会有扭曲、会有断裂呢?要不,青翠的叶子为什么会时有飘零呢?要不,晴空夜幕下,它们怎么会是灰尘满布的形象呢?

  是的,灯光下的它们,车来车往,人声嘈杂,尘土飞扬之中,它们一律向上的正面,堆积着一层用手轻触便是一层灰尘。长年累月为了尽职尽责而蒙受灰尘的它们,其形象虽然并不怎么令人青睐,甚至有些让人感到可叹。但是,它们不为人关注的另一面,却保持着生命的纯洁之色!只是没有多少人注意罢了。而我却无意中注意到了!

  在小城交警大队门口,冬青行道树的树枝桠处,安放着手电筒一样的小碗口大小的灯,灯光柔和而明亮地呈圆形放射状向上透视,让这树上布满灰尘的叶子,不仅透明如玉,而且也通过这光与影的作用,让灯光变成了淡绿色的梦境。这无数的绿叶,像自己的存在得到了天地的肯定似的,那样地安祥,那样的满足,那样的幸福。仿佛卑微的身躯因此而充满了自信!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充满了存在的价值。

  是的,灯光上的常青树叶,和灯光下的相比,它们的形象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可以说,光的角度不同,树的形象也就不同啊。而对于千千万万平凡或不平凡的人,他们的社会形象,除了环境因素外,同样与人们的眼光有关。汶川大地震,无数平凡的人,却呈现出不平凡的形象!那是因为那样的环境里,人们平常的眼光发生的逆转。而那些平凡之中不平凡的形象,其实就是他们的本质所在。只是在一如既往的光亮下,他们的本质,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罢了。所以有位诗人曾这样说:生活中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对美的发现。是的,真正的美,往往蕴藏于平凡之中。崇高的精神之美,更多地体现在平凡的执著中。平凡之中,不显山,不露水,不为世人所关注却又充满着生命特有的风采的一切,常常在特定的眼光下,才能看到其美好的一面。

  光照的角度不同,审美的角度不同,获得的价值意识自然也就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