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雨中,我第二次游览周庄。

       说起来,游山玩水,很多人都会图新鲜。同一个地方,游了一次,第二次就不那么有兴趣了。去周庄之前,我左脚痛风发了,走路是跛的,本来就不想去。但是,三年前的周庄之行,虽然也在秋天,但那是红火大太阳的天气,白晃晃的太阳,让人走出空调车就像走进了一个大蒸笼,汗水被逼得不由自主地往外流。这一次,出发前,天气阴沉沉的,虽然前两天曾下过雨,但还是有些热闷。风很静,热闷的气氛让人感到有些不正常。也许是一场暴雨的前兆。不过,有雨定有风,让人清爽的时间不会长。下雨之后,风吹起来,肯定会让人感到秋老虎逃跑了似的,不再热辣辣地给人以皮开肉绽的感觉了。我想秋风秋雨的周庄,一定别有一番情致,让人入目会心。我因此决定再游周庄。

      乘坐空调旅游大巴到了周庄。虽然厚厚的云越来越低,低得让人感到盘古似的浑钝。但排队等票的人还是人山人海。有一队人,排到一卖票柜台,站了很长时间,却被告知不再办理影印票业务,需转到别的柜台。前面一位大汉对此不满,说是不办应早说,为什么拿他们的时间不当数?那位瘦高个子的中年男子说,他好好的解释,那大汉为什么凶神恶煞的!并为此拍起了桌子。大汉的团队更不依,要求导游退钱,说是他们不玩了!

        我们很快办完手续,离开那些争吵的人,走向周庄。

        南来北往的人,像蜂子朝王似的,让小小的水乡古镇周庄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喧嚣。游览的团队,跟着导游的小旗,涌来涌去。很多人涌到正宗“万三蹄子(肘子)”店,将“万三蹄子”抢买。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首次来游玩周庄的。导游介绍这一周庄特产时说,当年明太祖朱元章江山初定时,财政吃紧,打打富可敌国的沈万三的主意。因此特去拜访沈万三。沈万三就用祖传烹饪的美味猪蹄招待。上桌时,朱元章问这是什么?沈万三机智地说是自己的蹄子。朱元章本想沈万三会犯讳。也希望沈万三犯讳,好治他的罪,借机敲他一大笔钱,以解财政危机。谁知沈万三机敏过人,未入圈套。朱元章顺口就说那就是“万三蹄子”了。沈万三赶紧跪地谢恩。这就是“万三蹄子”的由来。

        随着人群,在古街、古巷、古宅、古桥,绕河转了一圈后,满身是汗。这时候,我想,改革开放打造了周庄。周庄旅游火了,经济火了,生活火了,但是,周庄也累了,烦了、苦闷了。要不,怎么会有吵闹相争场景呢?怎么会有看似碧绿实则污染深重的河水?怎么会有商业气息塞满旮旯角落,让那些历史的文化气息迷失在浮躁的急功近利中呢?

        当我边想边叹息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导游指定的吃饭地点。饭后,我们坐在小河边杨柳树旁的吊伞下休息。因为我脚痛,同伴让我躺在竹躺椅上。迷迷糊糊之中,头上、脚下有冰凉的刺激。我睁开眼,才知道下雨了,而且雨很大。同伴都躲进了饭店。在他们看来,巨伞下正入梦乡的我,听着雨,也许还会做着诗呢。所以他们没叫醒我。没有雷声,没有闪电。风携着雨,舞着柳,带着炊烟,密集地、倾斜地奏着天籁之歌。我把椅子移了一下,移进伞遮挡面最大之处。继续躺着,听着。

        风雨中的周庄,曾经喧嚣,仿佛一下子被洗净了。河的两岸,人声不再鼎沸,商业的气味沉了下来,古老的建筑浮显出文化的生机了。雨中往来的船,像喝足了奶水的婴儿,在摇篮里安静下来了。船歌停了,船娘轻松了,旅客们的心,在凉爽之中,踏实了,欣慰了。能静下心来欣赏这古老的文化符号了。

        在伞下,在雨中,静听周庄,我听到了历史的叹息,感到了古镇创始人灵魂跳动的欣慰与无奈,觉出了周庄面对未来的沉重构想。

        在伞下,在雨中,静听周庄,胸中涌起几句有点诗意的句子:

        秋风秋雨润周庄,岸柳随风忙梳妆;

        古宅古街古河旁,游人声静如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