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很遥远

    

    黄昏之后渴望躁动不止,没有收到你的音讯,我依旧身陷囹圄。

    晾晒在棕榈树上的心事,是凄风苦雨中猛然停驻的一瞬,遗憾从此生根,初春的不安,萌生出久盼的理想,然而静水无隙。

    你如阵风抖散我的黑发,目如闪电,播种太阳,我们努力走向夏季。

    一切都可以成为美丽的开始,爱原本是一种心情吗?

    横扫一切偏见,你孤独为沉船。

    窗的阻隔容纳许多秘密,凭借酒力你说了许多弯弯曲曲的话,醉成了一度的轰动效应。

    心很遥远,梦很遥远,生命之外有永恒的东西。

    

    经不住推敲的眼神

    

    一切都没有预谋,莫名的念头悄然来临。

    思想的花朵在春天的湖边为你构思绝句,你认定这是天经地义的吗?

    无法挽系你的诺言时我学会了流泪。

    一度引人注目的树色因缺雨而暗淡,渴望一支歌响起,勾勒一个遐想的故事。

    你是一座雄伟的山还是一棵挺拔的树呢?

    不能邀你共舞了,暮夏和晚秋的约会,令人在寒冬里感受到透骨的温暖。

    灰尘盖住了心畔的笑语,散落民间的叹息,是经不住推敲的心境。

    从此开始另一种人生,摈弃幻想,选择永恒的低音,使歌的含义无限。

    可是摔碎信物闭上双目仍不能忘记你,偶尔的失手,竟点燃了满腹的心事。  

    心悸的滋味,重温深夜的孤灯,我在想,你复杂的眼神表白的是什么呢?

    冰凉之秋袭上心头

    

    天各一方,失足于深不可测的流言,微笑剌伤真挚的目光,一次又一次茫然。  

    岁月的钟敲响心灵,不断突破防线。

    那朵绯红的轻云闯入心中,感情的雪地上有两行痛苦的脚印。

    柔柔长风弥漫着淡香,燃情的夜,无言的心象放飞的风筝,难以置信的梦,若空穴来风,唤回我迷失的童心。

    浪迹世野,有梦飘飘袅袅,将我骗为一片流云,久久不能回归家园。

    危崖上布满荆棘,花开寂寞,漫步的余音犹在,那是我歌里你的故事。

    冰凉之秋袭上心头,我仓惶飘荡。

    

    面目全非的时间


    日子的请柬一个个凋零后,月光的溪水绕过沙洲自膝前流过,不管怎样变化,我要写一首诗。

    目光依然,夜夜有梦,你的影子在我的季节里疯长,满坡芳菲香醉了心田。

    踩着晨露,走过千山万峡,心如沙滩固执地等着你的潮汐。

    无法走出空白的季节,你是感觉深处唯一的过客。盼望的缘份,以臂膀撑起四季,抵御各色风雨。

    面目全非的时间是谁的错?

    流泪的记忆,如少女编织的借口,剩下最后的期限。

    我用年华默守灵魂的阵地,一段难以参悟的禅意,于失去阳光的黄昏,进入莫测的梦乡。

    反正门敞开着你爱进不进。


    一种心情找不到题目


    一种心情找不到恰当的题目,真希望此时突然有人敲门。

    当我孤独寂寞的时候,朝思暮想的山水一如既往,总有一种韵律在周身,款款若舞。

    缄默凝固之后,风雨阑珊,我开始运筹怎样走出雨季。

    于另一个深邃的海探首相约,不管有岸没岸奋力向前。

     我恪守许诺如山中的石头,嗅过那朵鲜嫩的花之后,一切都在相似的注视中成熟了。

    对面的你,是一帧永远耐看的画,眩晕着众多的眼睛。

    秀发上流溢着月的清辉,我的向往旗帜一样地飘。

    辗转之夜我的吻是否在你遥远的唇上留下执著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