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黄山,到了向往已久的黄山,但却是在雨的进行时。

  我喜欢雨,站在窗前听雨声,我会翻出“巴山夜雨涨秋池”“寒雨连江夜入吴”“一蓑烟雨任平生”“细雨骑驴过剑门”大声吟咏,心也随之或缠绵或冷竣、或深沉或落拓……我喜欢撑一把小伞,在曲境通幽的小径上,与小雨私语,最好嚼着梅脯,让它再多一点酸的浪漫;我喜欢驻足门前,看大雨敲地的水花,若是在傍晚,它白白的亮亮的,勾起人绵绵的遐想;我喜欢在淅淅沥沥的中雨击拍树叶的晚上,细品浓茶,慢斟小酒,茶过,酒过,心也就醉了。

  今日黄山,似乎明白了我的心,用小雨、中雨、大雨,热情地洗礼了我。

  早七点,沐着濛濛小雨,我们开始了第一阶段的攀登。这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我被欢腾雀跃的年轻人往前面赶着,一路欢歌我们到了白鹅岭。正值暑假,白鹅岭索道前,人山人海,我们干脆打消了图舒服坐索道的念头,再爬!

  人登在高峰上,如登仙界云霄,轻盈的云雾,忽东忽西,忽上忽下,若即若离;细细的雨,似穿线的红娘,与云雾一起把山峦、峰石这对恋人,往一块挤,令他们难舍难分。

  到九寨沟看水,到泰山看日出,到钱塘看潮,到黄山看松……黄山似梦似幻的云雾,把一棵棵奇松怪柏,铸成了鹤发童颜的仙人。一棵同根两树的松柏前,驻足着许多人,树的周围,围着粗粗的,环环相扣的铁链。铁链离地有膝高,周长有三四十米,上面密密麻麻、重重叠叠地挂满了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锁。有的已锈出了岁月的黄斑,有的泛着熠熠的靓丽……这棵树就是象征人间最美爱情的连心柏。

1536751595119051.jpg  黄山上,挂连心锁的地方很多,无论天都峰鲫鱼背的绝险处,西海峡谷排云亭的深壑旁,还是始信峰顶……只要悬有护拦铁链的地方,都有连心锁的芳踪。游人到此,禁不住驻足留观,合影留念,浮想联翩……有的人取出备好的锁,也挂上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连心锁有着美丽的传说,据说一对恋人游览黄山,历尽艰辛,终于携手攀上天都峰。站在峰顶,他们突然产生了一种互相依赖的甜蜜感,于是解下了旅行包上的锁,挂在铁索上,而后将钥匙抛向深谷,表示永结同心。此后,接踵而至的有情人竞相效仿。

  “与你同心,对你忠心,一片痴心,永不变心。”摸着一把把凝聚着精美动人故事的连心锁,我的心也被他锁住了,我仿佛看见了西楚霸王与虞姬的生死相依;看见了刘兰芝与焦仲卿的磐石柔苇;看见了纳兰性德与卢氏只如初见;看见了高君宇与石评梅的旷世无暇……真后悔没让夫君陪同,这迷迷漫漫的细雨,这飘渺迷茫的雾气,不也是我们爱情的朦胧诗吗?其实爱情和世上的其他事一样,朦胧最美,若太明了了,反倒会走向极端,如唐明皇与杨贵妃的天上人间;如李煜与小周后的凄美无助;如陆游与唐婉的暗恨终生;如贾宝玉与林黛玉的哀婉无奈……

  玉屏楼文殊洞顶上,寿逾千古的迎客松,一根长枝低垂伸展着,仿佛是一位殷勤的主人,伸出手臂拥抱客人。同伴伸出双手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我赶紧按下了相机的快门。

  往上走,怪石林立,古松藏云,松树多从峭壁岩缝之中顽强挺出,干曲枝虬,瘦硬奇崛,针叶短粗稠密,苍翠奇特。它们的形状千变万化:有立有卧,有挺直有俯仰,有斜垂有侧挂……无论何种姿势,都坚强地显示出万古长青的生命力。1536746142864852.jpg

  快到天都峰顶,雨突然大起来了,云、雨、雾中,几步之内,只闻声音不见人影。直立的陡石阶下,是万丈悬崖!踩着滑滑的路面,我心惊胆战,身体不由自主地弯下,手死死地按着台阶,腿颤颤微微,脚十分小心地往上挪,眼球只在台阶与台阶之间游动,狂跳的心中装满的只是一个“怕”字……终于到达山顶了,脚下真正感到踏实了!

  站在黄山天都峰顶最高的一块石头上,看着脚下朦胧的群山,顿时,我生出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有了仰天长啸的冲动,这冲动,像地底涌动的岩浆,那样激烈,那样不可遏制。我用六七十年代文革时期,人们举着语录高呼“万岁”的动作,振臂高喊:“我爬上了黄山了!”我抱着写着“登峰造极”大字的石头,泪水和雨水一起流进了嘴里。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今天,在雨中,我把黄山踩在了脚下,那世上还有什么难事克服不了呢!“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生就应该永远向着最高去,自然的风光在险峰,生命的风光更在险峰。

  下山时,大雨倾盆,各个山峰上,如贯的游人,似彩练从空中抛下……飞瀑、溪流举头皆是,飞红滴翠的黄山,浑然一片水鸣。有了瀑布、泉流,山就有了灵性,有了人的装点,山更有了灵魂!

  身边有个戴眼睛的人在抱怨:“天公太不作美,这样的天,这样大的雨,登山时,心被脚下拽着,没有乐趣只有苦楚了。”可我却觉得,雨中的黄山,更给了我锦绣之胸。虽然没看到红日辉映下螯鱼峰的粗犷,莲花峰的婀娜,仙人峰的飘逸,耕云峰的深沉,情人谷瀑布的壮丽……但雨中爬黄山,却让我领受到了生命的要义,我的精神领域中,长出了一片比黄山还要峭拔的风景。

  雨中爬黄山,醉了我十丈青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