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水,有着五年军营经历,退伍后置身于大型企业武装部工作,二十多年来,一步一个脚印,先后被评为“全民国防教育标兵”,全省“国防教育先进个人”,湖南陆军预备役步兵师优秀军官;全国基层武装专干造血干细胞捐献第一人,中华骨髓库管理中心授予的全国“五星级志愿者”称号。

  1989年3月,新春的阳光,和平、友好、温暖地洒满南国边陲,高大的榕树绽开了嫩绿的新芽,木棉树橙红的花瓣开放得分外的妖娆,部队下达了老兵退伍命令。他带着无限的眷恋离开了部队,被安置到岳阳石油化工总厂(中国石化巴陵石化公司前身)。经过考核,调入厂武装部,负责民兵预备役和国防教育工作。这是一块火热的土地,军营的氛围十分浓厚。邹水以野战军人的果敢和迅捷,组建了民兵应急分队,民兵预备役“炮兵连”和有“火魔克星”之称的“民兵防化分队”。这支部队,90%为退伍军人,个个身强力壮,思想和军事素质都不错。邹水远不满足这些,他率先垂范,对队员们进行魔鬼式多能训练,实行极限任务完成能力考核。他训练队员,“歪点子”频出,特别折磨人,有的队员实在受不了,对他几乎变态的训练方法心生不满,暗地骂他“土匪”。邹水不管这些,扔下两句硬邦邦的话。“吃不了苦,立马滚蛋。想留下来,就必须按我说的做!”

  二十多年来,这支英勇无畏,军事素质过硬的民兵预备役“特种兵”队伍,在“非典”执勤,抗冰救灾,奥运圣火传递安保,反恐保奥、国庆60周年执勤巡逻,护厂、护库、护路和防恐反恐值守巡逻,“东方之星”沉船搜救,配合公安部门维护社会治安等一系列急难险重任务中,立下了累累战功。1535530109842777.jpg 

    1998年夏天,长江流域普降暴雨,湖南湘江、资江、沅江水位急剧上涨,洞庭湖堤垸全面超过警戒水位,城陵矶水文站水位超过了历史,长江中游防汛压力十分巨大。邹水带领他的民兵抗洪抢险突击队进驻长江大堤,日夜巡堤,清除堤坝杂草,开挖导洪沟,堵塞管涌,不分白天黑夜,奋战在防汛抢险一线。

  雨一刻不停地下,年代久远的大堤,在洪水中浸泡了将近两个月,情势非常严峻,邹水和战友们坚守在道仁矶一线。(邹水右一带领民兵抗洪救灾)

  这段大堤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垸内五公里范围驻有石化、电力、造纸等年产值过千亿的大型央企,还有十几万民众。一旦大堤垮塌,垸里方圆数十里将变成一片汪洋,岳阳市区上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会受到严重威胁。下午四点多,一条咆哮喧嚣的黄龙,张牙舞爪从上游急速冲来。霎时间,江面狂风大作,汹涌的江水以排山倒海之势撞击堤岸。只听啪啪啪一片响声,长达百米的岸线开始崩塌。险情就是命令,邹水奋力一跃,跳进了激流之中。

  扑通,扑通,扑通……

  勇士们纷纷跳入长江,手拉手,肩并肩,竖起了一堵坚不可摧的人墙。岸上的战友们,在地方防汛干部和民工支援和配合下,滚石,打桩,压沙袋,一百多人激战了两个多小时。当灿烂的晚霞在西边天空燃烧的时候,险情终于排除,滚滚江水,被勇士们驯服了,温顺地朝下游流去。邹水和战友们早就累趴了,如同一群筋疲力尽的泥猴子,瘫倒在大堤上。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翻开中华民族现代史,是一部饱受外国列强蹂躏,充满屈辱的痛苦历史。当今世界依然很不太平,战争的风险时刻威胁着共和国安宁,培养每一个公民的国防意识已成为当务之急。厂区内有5所幼儿园,邹水一身军装走进了儿童的世界。那些身着迷彩服的小朋友平日叽叽喳喳,嘻嘻哈哈,见到英姿飒爽的解放军叔叔后立刻安静下来。在邹水的口令中,他们列队,跑步,敬礼,阵容齐整,动作整齐划一。邹水给孩子们讲述“小英雄雨来”、“小兵张嘎”、“鸡毛信”等故事,教唱国歌,将家国情怀和英模形象播种到孩子们幼小的心田。孩子们特别喜欢和蔼可亲的邹叔叔,只要邹水来了,像见到亲人一样,争先恐后围到他的身边,看着孩童们脸上灿烂的笑容,邹水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邹水兼任了3所中学军事校长,每年秋季新生入校和新员工进厂,严格按照《湖南省民兵军事训练大纲》进行训练,直到考核达标。他发挥自己在摄影,书法和文学创作等方面的优势,高标准建设了600多平米的全民国防教育展览室,成为岳阳市,乃至湖南省全民国防教育示范基地。

  这里是一栋两层小楼,院里生长一棵躯干粗大的香樟树,夏日明亮的阳光里,枝繁叶茂,生机盎然。走进展览室,浓郁的军营气息扑面而来,仿佛置身于枪林弹雨的战场。

  器械陈列间,摆放着各种机枪,步枪,手榴弹各种武器模型,笔者第一次近距离接触“60”、“82”迫击炮”、轻重机枪等武器和弹药。展览室面积不小,共有5个分厅,张贴着数千张照片和画片,展示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艰苦卓越的战斗历史及丰功伟绩;中国石化巴陵石化公司民兵预备役工作的历史进程和成绩。画面波澜壮阔,内容十分丰富,令人热血沸腾。

  采访过程中,笔者在现代化武器装备展区停下了脚步,只见太空,天上,海上,陆地,到处都是先进的镇国重器,一种自豪感和自信心油然而生,心里激动地呐喊:“屈辱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泱泱大中华,实力傲视群雄。谁敢犯我,虽远必殊!”

  走到荣誉展区,各类奖匾琳琅满目,整整挂了两面墙。有国家部委颁发的,还有原广州军区,湖南省及岳阳市军政部门等给予企业和邹水本人颁发的奖章和奖匾。这些都由心血和汗水凝结而成,笔者不停地啧啧称赞,频频向邹水竖起大拇指。

  来到主展厅,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跃入眼帘。邹水站在地图前面,久久凝视那只身姿伟岸的雄鸡,脸色凝重,半天都没有说话。笔者感到诧异,弄不清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见他锐利警惕的目光从东向西,由南到北来回巡视,最终落在东面和南面那片浩瀚辽阔的海域。笔者似乎懂了他的心思,轻声道,“如果某天,有人硬要将战争的阴霾强加到我们头上……”

1535530275793893.jpg

(邹水(左一)向国家国教委的首长介绍本企业国防教育工作情况)

  来访之前,有朋友介绍说,邹水这人能说会道,采访应该是轻松的。同他接触下来,感觉并不是那么回事。这是一场乏味的,拼耐力的马拉松。面对笔者频频发问,邹水显得拘谨,甚至还有些木讷。某些关键节点总卡壳,问一句,答一声,不问了就沉默寡言。笔者想将话题的格局往往提一提,从思想境界,或灵魂深处挖一把,邹水要么笑笑,要么王顾左右而言他。笔者有些失望,茫然地看着随行的朋友。此君摇摇头,苦笑着说,“他就这副德行。你若想从他嘴里挖出什么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随着采访深入,笔者的感觉里,邹水身上多了几个符号:实在,淡然。但是,有一件事,非比寻常,令笔者的心灵受到了震撼。

  2006年9月16日,邹水组织巴陵石化公司民兵应急分队训练,岳阳市采血中心的采血车停靠在厂区附近,闻讯后,他带领8名应急队员去献血。当时,现场正在招募中华骨髓库志愿者。那个时候,捐献造血干细胞还是挺新鲜的话题,邹水跟其他队员一样懵懵懂懂。但他心里有道谱,既然国家招募骨髓捐赠志愿者,说明这就不是小事情了,就像献血一样,造血干细胞是拿去救人的。他没有多想,埋头填写了一张加入中华骨髓库志愿者的申请表。几个月后,尚在北京出差的邹水,接到岳阳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电话,说他与一名血液患者初配型成功,询问他愿不愿意捐献骨髓。这件事来得太突然,邹水回话说,容他考虑考虑。他对捐献骨髓知识一点都不了解,不清楚对捐献者身体有什么影响,不知道家里人什么态度。三天后,邹水从北京回到厂里,登门到岳阳红十字会咨询。得到了权威的、肯定的医学回复,便接受身体全面体检和身体调适。

  患者为上海一位小姑娘,刚刚念初中。为了给孩子治病,父母变卖了房子,耗尽了家里所有财务,还负债累累。孩子的父母忧心忡忡,成天以泪洗面。女儿毕竟只有14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犹如初放的花朵,忽逢滴水不见的灭顶干旱。这对夫妻,苦苦等待了三年,盼星星,盼月亮,双手抓狂地仰望漫漫长空,渴求无所不能的苍天,能救女儿一命。心力交瘁的母亲变得神智有些恍惚,泪流满面告诉医生,如果治不好女儿,她也不活了,把医生吓得不轻。

  通常,造血干细胞异基因捐献配型成功率,在3万到100万分之一。这个概率是非常低的。然而,奇迹往往在绝望中发生。体检复查,邹水骨髓的各项指标都符合捐献要求。接着做高分辨配型,高分辨配型完全符合要求,邹水成为小女孩所需造血干细胞不二的捐献人选。

  入夜,云溪山沟一片宁静,一轮圆月悬挂在天际,明亮的月光,水一样在小区流淌。邹水像往常一样,摆弄他不离身手的相机。明天就要赴省城医院进行手术前期准备了,有段时间不能陪伴“老伙计”,他还真有点不舍。淑娴的妻子在里屋帮他收拾行李,隐约听到几声叹息。作为女人,她想得更多,更细。专家说,现代造血干细胞移植法,采用从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干细胞。用科学方法将骨髓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动员到外周血中,从捐献者手臂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同时,将其它血液成份回输捐献者体内。整个采集过程在封闭和符合医疗安全要求的环境中进行,是极为安全的。在采集完成后,捐献者有些轻微疼痛感和不适,但很快会消失。网上还有一条信息是这样说的,造血干细胞骨髓采集严重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很低,约为0.21%。妻子曾经是一名医生,深知技术指标的重要性。虽说造血干细胞手术风险不大,可是,毕竟还有个0.21%的风险,那是关乎生命安危的指标呀!谁能保证,手术的风险完全可控?在她这个小家庭,邹水是丈夫,是父亲;在大家庭,是儿子,是兄弟,他是全家的顶梁柱,万一遭遇不测,自己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仿佛沉重的巨石压在胸口,她感到憋闷,难受。然而,妻子清楚丈夫的脾气,凡事,只要拿定主意,就是十头骡子都没法拉他回头。何况,他这回是去救命。他若不捐献造血干细胞,那个小女儿绝对就会没命,上海那个小家庭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邹水来到妻子身边,轻轻搂住她说,“我们要相信科学。现代医学那么发达,你就放心吧。再说,老公身体棒棒的,肯定会没事的!”

  到了这个时候,再多的语言已变得苍白无力,妻子眼里噙着泪花儿,忧心忡忡偎在丈夫的怀里。

  邹水交代妻子,医院都有安排,不用带多少东西,他穿上那套崭新的军装就行。

  这套军装是退伍那天,柳连长亲手交给他的,多少年过去,邹水一直视为珍宝,压在箱子底,舍不得穿。每年的“八一”建军节,他悄悄取出来,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半天,然后,就放回原处。他的节日,一直这么过的。这次,他要穿上这身军装,奔向救死扶伤的前线。

  2007年8月7日上午,巴陵石化公司机关办公楼聚集了许多人,像当年乡亲们送邹水上前线一样,领导,同事,朋友,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都来给他送行,真诚而润泽的目光,聚焦到英雄的身上,大伙在心里默默地念叨:“兄弟,加油!”

  当晚,邹水被湖南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工作安排住进湘雅三医院七病区,晚上9点多钟开始,第一次注射造血干细胞动员剂,接下来,连续几天每天都需注射一针。

  注射动员剂后,医生叮嘱邹水放松心情,好好休息,不会有负面症状发生。可他还是出现了一些不适反应。像重感冒一样,浑身特别难受。那种程度,比当兵那段蹲守潮湿闷热,透不过气的猫耳洞还难受得多。躺在床上,天花板在转动,整个人像飞机猛然下坠一般,有种特别严重的失重感。

  胸闷,脑胀,伴随一阵恶心。这是邹水始料不及的,连医生都感到奇怪。这个症状持续了两天,且越来越严重。

  注射完第三针动员剂,邹水感到头重脚轻,躺了一会儿,一股浑浊的气流从胃里直往上冒,他赶紧去洗手间,呕了一阵,呕得眼冒金星,什么都没吐出来。

  反应如此之强烈,莫非那个0.21%的概率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一个人,在生与死的考验中,即便再怎么有定力,他的意念也会有所变化。邹水不是神,他吃五谷杂粮,食人间烟火,有血有肉,情感的人。一丝恐惧从心头掠过,邹水身子抖了一下,眼前有些模糊,恍惚看见妻子那双幽幽的泪眼。他有些犹豫了。1535530468124594.jpg

  住院部病号多,在邹水的病室周围,包括走廊上,躺满了等待骨髓的白血病患者。他们的脸,苍白而僵硬,跟死人并无二致。但是,目光明亮,仿佛风雨飘摇的夜晚亮着的灯光,充满了渴望和企求。只要有人走过来,他们好像寻找救星一样,不约而同地竖起脑袋,伸长脖子,两眼巴巴地迎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心有不甘地追逐远处的背影。这个细节,邹水观察了许久,他心里特别沉重。

(捐献造血干细胞现场,邹水获得中华骨髓库管理中心授予的全国“五星级志愿者”称号)

  骨髓采集手术非常顺利,历经5个多小时,邹水一次性捐献了129ml。等候已久的志愿者,怀抱生命再生的血液储存箱,飞向千里之外的上海。

  回到现实生活,造血干细胞,已然超越了神的力量,带着邹水蓬勃生命力的骨髓,输送到了另一个陌生的躯体中,那盏只剩下半豆之光的灯重新点亮了,生命的花瓣,再一次轰轰烈烈地绽放。小女孩治愈出院后,得知给予她第二次生命的是一位不知姓名的退伍军人,热泪盈眶地告诉父母,等到了应征的年龄,她就参军入伍,像接力棒一样,把人民子弟兵无疆的大爱,一代接一代,永远地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