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一切都是那么清纯淡雅;风儿、雨儿都那么轻轻柔柔,嫩芽和花蕾也是含羞欲遮半边脸儿。泉水的叮当犹如欢悦的儿童,鸟语花香诱醉了一颗颗心灵。初暖咋寒,易晴又雨的变化,犹如一个懵懂不定的少年。
  有人说夏是声音的季节,有雨打,有雷响,有蛙声,有鸟鸣蝉唱——是一个丰富的音乐会。那人生的青年,就是夏的季节。有朝气,有壮美,有活力,有情感梦想——是一个多彩的世界。鸟语蝉鸣是美的吟咏,情爱追梦就是美的升华!
  人人都向往美好的生活,喜欢七色的阳光。我也不例外,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人。残缺的肢体使我比常人多了许多痛苦的折磨,多了许多不幸的伤痛。使得我更比常人多了丰富的感受,也使得我在感情上备尝艰辛……
  思想开明,情感丰富的我,结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我的生活被我的朋友们丰富起来,让我的世界不再单调,变得多彩起来丰富起来……我的忘年交的老者,和我谈历史论过去;大婶大娘愿意让我写书信送挂念;大哥兄长和我,谈人生论生活;嫂子大姐喜欢和我拉说家常;同龄的兄弟朋友喜欢和我说出心中的爱;同龄的女孩愿意和我讲书中的爱情;幼小的朋友喜欢听我讲故事说学习……
  至今我脑海里还被两件事感动着。我虽然只上了这几年学,给乡亲们代写家信还是能胜任的。能经常为乡亲们做点事,心里很愉快,这也是自己的一种感恩的报答。记得那是在1989年冬天里,刚下过大雪的天很冷。一天下午兴来婶急匆匆地闯进了屋里,双脚沾满了泥雪。她着急地说:“民子,帮大婶写封信,你二子哥他们去了东北黑河,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回来?”接着老太太说了很多她的挂念惦记。偏心的大婶总是偏袒自己的儿子,使得婆媳的关系不好。儿媳要给她生孙子了,她担心孩子们,希望他们早点回来。我劝慰她不要着急:“大婶不用急,我晚上一定写出来,会给您说详细的。”送走大婶,我晚上写好信,又修改了两遍,自己觉得满意了,才把信件封好寄去了。
  过了十多天她的儿子媳妇都回来了。又过了些日子,听说兴来婶喜得了一个胖孙子。一个暖意浓浓的冬日里,兴来婶兴冲冲走进来,人会没进屋声音先到了。“民子,大婶来谢谢你!”笑得合不拢嘴的大婶,把红红的喜蛋和喜糖倒在我的炕上。“民子,你在信里给大婶说了些什么?从他们回来,儿媳妇和我特别亲,这又给我生了大胖孙子……”“大婶不谢,只要能帮你们做点事,我也很高兴。”我想让大婶把东西带回去,大婶执意不肯,还不住地说谢谢,让我心里很温暖。
  1990年的春天,比我小两岁的青年小伙子,走进来时样子很颓丧。买了一盒香烟,精神恍惚的他就要离开,我喊住了他。我知道他定了两年的亲事,前两天分手了。父母和亲人的责怪,以及他心里难言的痛,使得没有文化的他想到了轻生。当我拨开他心中的阴影时,他忽然翻身趴在炕上,嚎啕大哭起来……许久许久他停住了哭声,他起身抱住了我:“伯伯,我一定振作起来,不会做傻事了。”听着他有力的脚步,我欣慰地看着他自信地走了。
  当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林,想读懂它,应该先寻找林中的小溪,或是林旁的小河,潺潺的水音就是树林的心曲。当你遇到一位喜欢的姑娘时,想读懂她,应该先奏上自己的心曲,用你的优秀和真诚,俘获她的心跳,她的注目就是最大的肯定……
  每次去梅镇,第一件事是进货,第二件事就是看到她,这也是我心里的小秘密。因为她在批发部里,见到她的理由很充分。那次进货没有钱了,她能放心地让我把货物拉回来,让我感到她的心灵和她一样美丽。后来又看到她看书的神态很美,让我的心也波动起来。虽然我的身体怪异,但是梦依然美丽。
  第一次给她写信,不仅多次鼓足了勇气,心里的感觉又尴尬又奇妙。那是1989年初秋的下午,我还是最后在她替哥哥看守的门市那里进货,我给她带来了一本书,里面夹着我给她的第一封信。那时流行“琼瑶热”,我带来的就是琼瑶的《碧云天》。她写的字迹太草了,很难辨认。有一次她在批货单上落款可能写的是“周家”,我怎么看也是“周梅”,都说字如其人,只能说字如她的性格,却不是她的美丽。第一封信我就用“周梅”称呼,她一直默认。那天我把书递到她手里时,聪明的她会看出我不自然的神色。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感觉脸热热的,心也跳个不停。直到回到家心还是兴奋地跳着,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
  在我第三封信后,她回信了。让我兴奋许久,那封信我也读了好几遍。不光是爱不释手,字迹也确实难认清。我们的心事就夹在来往的书信中,她的名字很好听:周文静,乳名叫:晓春。1990年她送给我一张贺年明信片,上面的画面也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在山崖上,斜斜长着一棵怪异的弯松,弯曲的泊松茂盛地昂头屹立着。下面是铅印的两个小字“怪松”,后面写满了她的祝福……我在她心中是棵怪异的青松吗?
  来往的信件不仅记录下了我们的点点滴滴,也让我提高了文字的表达。我在1984年开始写日记,那些年刻画的只是我单调的生活。和晓春“相识”后,我的日记也不再枯燥寂寞,直到1994年,我和她,也和我的日记永远分别了。
  我们的心中虽然在萌动的爱中激荡着,但现实总归是现实,和梦想相差的太远了。1990年的深秋,她悄悄地告诉我:她快要结婚了!那天下午我进好货物,父亲把货物装置好,用绳索系牢。我费力地爬上牛车,晓春走上前扶住了我,递给我一封信。我高兴地接过信来,她却悄悄地告诉我:“我快要结婚了……”我感觉猛然一震,大脑空白了,惊呆在车上。她歉意地看着我,眼睛里好像在说:对不起……
  晚上我看着那封信,悄悄流泪,但是心里默默地祝福她幸福。爱是伟大的,也是自私的。我也不知是谁这样说过:“你爱一个女孩,就要给她一生的幸福,就要让她的生活美好……”我做不到,我的身体只能给我爱的人,带来生活的压力,带来人生的沉重。我爱她,就不能拖累她。祝福她有个平安美好的归宿,有个幸福的人生。
  她在信里告诉我,她要在十一月十二结婚了。父母给她找的婆家是在靠近县城的一个小村子,离梅镇有六十里地远,虽然现在车来车往的很方便,那也是远嫁呀。我再去梅镇进货,心里很矛盾。很想看到她,但是见到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一种空憾深深地折磨着我。不去见她,又怕相见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时我懂得了爱是一种幸福的感受,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我压抑着心中的不舍,故意作出一种潇洒的姿态去见她。
  我把那封写满祝福的信和一份重礼送给了她。她微笑地接过了我的礼物,但是她的微笑没有欣喜的幸福。我也忍受着心里的苦涩,对她庄重地说:“晓春,祝愿你永远幸福快乐!”“谢谢!愿你好人一生平安!”那次我们挥手告别……
  过两天我父亲又去那里进货时,晓春托付父亲捎回来了她珍藏的一本厚厚的日记本,还夹带了一封长信。古人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的心中都有爱,可是在信中,在嘴里,都没有说一个“爱”字,我们也没有牵过一次手。我们这是爱吗?我也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虽然我经常劝慰自己,不要折磨自己了,自己没有担负起爱的力量,没有能力承受爱的责任,爱她就想开点吧。可是在她结婚的那天,我的心还是被痛苦折磨着……
  结婚不足半月,她就回来了,还是给她哥哥守门市。她结婚时,我就告诫自己不要再给晓春写信了,不要再打扰她的幸福了。可是她回来不久,又给我写信了,在信中的字里行间没有那新婚的甜蜜。他和她性格差异很大,共同语言也很少,这无疑是喝了一杯婚姻的苦酒。我每次见了她总是安慰她,劝解她。希望她努力地创造自己的幸福。就这样他们在分聚的婚姻里,度过了一年,两年,三年……直到1994年晓春离开了梅镇。
  后来在一封信里,晓春说:她希望这样的婚姻折磨早一点停止,这些年的痛苦,这些年的等待是为了我。我知道了……激动地留下了热泪!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懦夫,因为我知道现实太冷酷了,我不能让心中的她为我受苦呀。我的身体不仅这样,我的家一个四间房子的小院却住着八口人,哪里还有容身之地呀。我们在一起不仅是生活的压力,还有很多难题……
  我劝解她和他好好相处,好好地弥补她的婚姻……她后来告诉我,她们和好了……我听了心里悲喜交加,那种滋味连自己也难以说清。我去安慰她,早点要个宝宝,这样她们的家就完美了,她也就幸福了。知道她有喜的消息后,我这才勇敢地向她喊出了,多年压在自己心底的爱!她当时幸福地笑了……
  时光流失得很快,五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十五年过去了……我们一直再也没有相见,只能默默地为她祝福。愿她的生活永远是幸福欢快的溪流,阳光照耀。每当想起她时候,我总是穿上她为我织的红毛衣,回忆那一份淳朴;每当想起她的时候,我总是拿出那本红色的日记,读着她的心语。而我的日记里,一片片一片片的雪花,飞舞着,飞舞着,慢慢融化在那个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