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仪式  隆重举行
         2017年4月11日,柬埔寨首都金边,首相府和平大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首发式在此隆重举行。会上,柬埔寨王国首相洪森和中国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蒋建国分别致辞。柬埔寨王国副首相等多名政府高级官员、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熊波、在柬埔寨的中资企业及柬埔寨各方代表等近千人出席了这一意义重大的首发式。蒋建国向洪森等赠送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新书。

         在首发式上,蒋建国副部长表示,中柬两国人民传统友谊源远流长、历久弥新,我们希望,以这次《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出版发行为契机,与柬埔寨进一步交流治国理政经验,深化务实合作,为两国友好关系发展源源不断地输送正能量。洪森首相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收集了习近平阁下对治国理政的重要见解,可以说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精华所在。读者从中可以了解到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情况,还可了解到中国梦的具体内涵,更可以加深我们对‘一带一路’伟大倡议的了解。”他说,中国自身深化改革工作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为本区域和世界政治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柬埔寨人民应当认真研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从中汲取更多的知识和经验,运用于柬埔寨的发展。

1531182850987407.jpg

      (蒋建国向洪森赠送《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

       80多岁高龄的柬埔寨王家研究院女院长克罗媞达院士向来宾介绍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翻译成柬文的过程:柬埔寨王家研究院孔子学院于2015年2月2日召开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版的推介会。为了践行推介会的精神,在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支持和援助下成立了工作小组,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从英文译成了柬文。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积极应对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挑战,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开放,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力量,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征程。习近平作为中国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围绕治国理政发表了大量讲话,提出了许多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深刻回答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党和国家发展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集中展示了中共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治国理念和执政方略。为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理念、发展道路、内外政策的认识和理解,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编辑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于2014年10月出版发行。

  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把目光投向中国、聚焦中国。当代中国将发生什么变化,发展的中国将给世界带来什么影响,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为向世界各国传播习近平主席在治国理政方面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让国际社会更加深刻、准确地认识和理解中国的发展理念、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外文出版社启动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各种外文版本包括柬埔寨文版的翻译出版工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德文、意大利文、日文、韩文、柬埔寨文、泰文、老挝文、越南文、尼泊尔文、乌尔都文、土耳其文、乌兹别克文、哈萨克文、阿尔巴尼亚文、匈牙利文、波兰文、捷克文等多个语种版本陆续在世界各国发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成为改革开放以来在海外最受关注、最具影响力的中国领导人著作。

1531183147136483.jpg      图: 徐步社长(左三)拜会熊波大使(右三),左二为王忠田


      细心审校  严格把关
  很高兴,我有机会参与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部重要著作柬文版的译文审校工作。2015年11月,外文出版社召集包括我本人在内的11位懂得柬埔寨语的人士,对柬埔寨皇家研究院孔子学院翻译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稿进行审校。后来,由于参与审校的年轻人在职工作繁忙,难以抽出大量时间,因此,外文出版社决定由我和北京外国语大学两位退休女教授作为专家组全面负责审定工作。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就著作的有关内容和细节与柬方翻译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讨论和协商,使之不断完善。
  在审稿过程中,我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认真对照中柬两种文字,对习主席的著作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读,对译文的内容和文字严格把关,特别是严把政治关,确保译文中不出现政治性错误。举例来说,在习主席关于港澳台问题的谈话中,经常出现“同胞”这个词汇,而在柬文稿中往往译为“人民”。其实,“同胞”和“人民”两个词的涵义在政治意义上是有区别的,因此,在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都按照习主席的原文,把“人民”修改为“同胞”。在我们的政治术语中,常会出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这样的语句,由于柬文翻译者对中国的国情不熟悉,译成了“‘三个代表’,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先生的思想和邓小平先生的理论,这三个代表可以使中国科学发展”,这显然是理解错误,对此我按照中文的表述进行了修改。还有一个提法:“两个一百年”,柬文稿译成了“一百年两次”,这种表达是不准确的。我特意给外文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写了一个纸条,请他转告懂中文的柬方人员,“两个一百年”是中国各族人民共同的奋斗目标,即:第一个一百年,是到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一百年,是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年时(2049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后将“两个一百年”改成了比较贴切的译法。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些,就不一一列举了。另外还有一些译者理解错误的情况,如郑和是一个“太监”,柬文把“太监”译成了“皇宫的监察局长”,对此我进行了纠正。同时,对柬文中出现的拼写错误,我也通过各种词典仔细查证,做了认真细致的修改。
  为与柬方相关人士最后定稿和商谈排版印刷事宜,以及为在柬埔寨进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的首发式做准备,2017年2月27日至3月3日,我陪同外文出版社徐步社长前往柬埔寨首都金边。我们首先到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拜会了熊波大使。徐步社长向大使介绍了柬文版的审校工作进展情况及对出版发行时间的安排,提出于4月11日在金边举行首发式的计划,请大使帮助解决首发式举行的地点和邀请柬方领导人参加仪式的问题。

  我们还到柬埔寨皇家研究院与研究院院长、副院长及研究院所属孔子学院的领导进行了会谈,商讨了柬文版的定稿、排版、印刷及举行首发式等事宜。据柬方人员反映,4月11日离柬埔寨新年(4月13日至15日)很近,正是柬埔寨新年放假前夕,恐怕联系柬埔寨国家领导人参加仪式会有困难。3月1日,在徐步社长等人到相关排版印刷单位商讨出版计划时,我一个人留在孔子学院,用一整天的时间,与柬方负责翻译审稿的人员一起对柬文稿的索引部分进行了核对,并对版面情况进行了检查,从而最后定稿,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的印刷出版奠定了基础。

1531183311322910.jpg

      图: 徐步社长(中)、王忠田(右)与柬埔寨皇家研究院院长会谈

  北外的两位教授曾经提出,希望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署上我们三个审稿专家的名字,一是表示对我们劳动成果的肯定,二是显示我们对文字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金边时,我向徐步社长表达了这个意思。他说,在书上署名恐怕做不到,但是可以采取通融的办法。他告诉我说,在出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尼泊尔语版时,尼泊尔的国家领导人撰写了一篇前言,讲述翻译的过程,并列出了参与翻译人员的姓名,这也是对该国翻译人员的肯定和鼓励,或许对他们提职晋升也有益处。我们也可以请柬方负责人写一篇前言,把柬中双方参与工作的人员名字列入其中。受徐步社长的委托,我把这个建议转告了负责《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翻译工作的孔子学院柬方院长谢莫尼勒先生,他对此非常重视,连夜写出了前言稿,第二天一早便把稿子交给了我们。

  从金边返回后,我又与北外教授一起,对排版情况进行了审查把关,并在3月30日审查了印刷前的“蓝纸”,签字后交付印刷,从而使《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得以正式出版发行。我还协助外文出版社翻译了首发式的背景板等,为在金边市举办首发式进行精心准备。与此同时,外文出版社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通过外交部和驻柬埔寨大使馆与柬方联系,终于促成了按我方计划于4月11日举办首发式,并邀请到洪森首相和柬方多位高官参加首发式,使首发式达到了最高规格。
  我的工作受到外文出版社徐步社长和解琛副总编的肯定与称赞。他们表示,今后类似的工作还会请我参加。

1531183404137977.jpg

        图:王忠田阅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


        发挥专长  余热生辉
        1964年,我从天津市第十六中学(现天津耀华中学)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亚非语系学习高棉语(柬埔寨语)专业。从此我与柬埔寨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柬埔寨语及对柬埔寨的关注贯穿于我在职工作的全过程。
  1968年大学毕业后,我按照国家的安排,到唐山柏各庄军垦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1970年11月,我被分配入伍,在位于云南省弥勒县小三家的解放军第14军陆军第40师步兵第120团的连队当兵。1971年10月,我在连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被任命为120团排长,并调往位于云南省宜良县狗街的昆明军区翻译训练大队任柬埔寨语教员。1975年7月,我调到总参谋部情报部,被任命为驻柬埔寨大使馆翻译。其后,我曾任总参情报部参谋、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武官班学员、解放军军事学院(今国防大学)学员。1992年5月,我被任命为中国驻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代表处(相当于大使馆)助理代表,负责中国向柬埔寨派出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军事观察员和工程兵大队的管理工作。1995年7月,我从柬埔寨离任回国,被任命为总参情报部武官专职干部。1996年4月,我被任命为中国驻老挝大使馆陆海空军武官。2000年10月,我接到退休命令,于2001年4月从老挝离任回国后以大校军衔退休。在30多年的任职期间,我兢兢业业,尽职尽责,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为我军建设和军事外交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退休后,我发挥余热,用自己的柬埔寨语专长,又为国家、军队及公司和个人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我协助国防部外事办公室接待了柬埔寨高级军事代表团,协助公安部对柬埔寨公安警察进行了业务培训,为我军援建的柬埔寨军官学校翻译了授课教材,为多家我国赴柬埔寨投资的公司翻译了公司章程,并为部分人员翻译了与柬埔寨有关的文件,如柬埔寨的法律文本、证件、信件等等。我还与我爱人张敬然(曾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柬埔寨语部主任、播音员,译审职称)一起翻译、录制了故宫博物院的柬埔寨语版电子讲解器导游词。该讲解器内有远红外感应器,能够自动感应,游客走到哪里便会自动讲解那里。这为柬埔寨游客提供了很多有关故宫的知识和便利。
  2012年至2014年,在柬埔寨高棉控股集团出版的中文杂志《高棉经济》初创时期,我为该杂志翻译了23篇柬埔寨专家学者撰写的论文,内容非常广泛,涉及柬中关系、柬埔寨历史、考古、国际关系、国际形势、国家纲领政策、交通、教育等诸多内容。特别是有关历史、考古等方面的文章,翻译起来难度很大,我均准确地译成了中文,起到了向中文读者介绍柬埔寨情况的积极作用,传播了中柬友谊,为发展中柬友好合作关系提供了助力。
  从1964年开始学习柬埔寨语至今半个多世纪与柬埔寨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对这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借助于我对柬埔寨语的娴熟掌握和一定的中文写作功底,多年来,翻译柬埔寨文学作品成为我的一项业余爱好。截至目前,我翻译了柬埔寨小说、故事、传说32篇,约36万字。这些翻译作品在江山文学网新雀之巢网站和银河悦读中文网发表后,受到广大文友的喜爱,对我也是一个鼓舞,使我体验到了一份成就感。现在我已把这些翻译小说故事集结成册,即将作为《银河悦读系列丛书》的一部分由辽宁省白山出版社出版。

1531184022247432.jpg

  作为一个有着近半个世纪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和30多年军龄的老军人,在退休后有机会发挥自己的专长,为国家、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特别是能够为习近平主席著作的国际传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

      图:徐步社长(右)在北京宴请柬埔寨皇家研究院院长宋独(中)和孔子学院柬方院长苏碧娜(左)


       再接再厉  继往开来
  2017年11月7日,外文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编辑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在第二卷出版后,原有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相应地成为了第一卷,同时将其进行部分修改后于2018年1月进行了再版。
  为了适应第一卷的再版,外文出版社决定对已有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也进行修订再版。目前我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再次对照中文版本对原有的柬文进行更加深入的修改,进一步提高译文的质量。

  2018年4月26日,应外文出版社社长邀请,我参加了接待柬埔寨皇家研究院暨孔子学院代表团的工作。徐步社长与柬埔寨皇家研究院新任院长宋独院士和孔子学院新任柬方院长苏碧娜女士举行了会谈,商谈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译成柬文的工作。柬方对翻译第二卷的工作非常重视,决定在洪森首相的直接领导下,由国家语言委员会成立专门的组织委员会,在柬埔寨全国招募既懂中文又懂柬文而且了解中国国情的最好的翻译人才,直接从中文版本译成柬文,即以中文版为蓝本,以英文版为参考。在开始翻译之前,拟请柬埔寨和中国专家先选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俗语、专有名词等词语,共同协商,统一译文;在正文翻译时,双方专家要经常进行交流和讨论,以提高译文的质量。

        这次新书翻译审校十分繁重的任务仍将落在我和北外两位教授的肩上。我将在审校《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积累的经验基础上,继续努力,再接再厉,争取更好地完成第二卷柬文版的翻译审校任务,为传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再次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